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李泽言】游“刃”有余

——三十大关的临门一脚,李泽言突然开窍是怎么回事?


❤第二人称

❤双人初次

❤cherry boy尴尬的第一次和第二次

❤Souvenir PLAY

❤女主内心吐槽成风

❤不喜勿入


00

市面上流行了若干年的言情小说里,霸道总裁都是一个套路——床技销魂,食髓知味的冷面野兽。对女主的欲望就像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正面玩完儿花样了还要来个反面,侧面试过了再尝试后面,人女主吃个猪蹄儿,舔唇的动作,都能勾动总裁骚动的欲火,眼神一对,天雷地火,再吃一遍。

受传统言情小说的影响,你以为李泽言也得是这样的禽……咳,男主角儿。毕竟黄金单身汉的金字招牌,极具向心力地在李泽言的头上闪闪发光,即使是冰山漠然的强大气场,也不能阻挡他招蜂引蝶的俊朗。

然而距离三十而立的大关,只差弹指一挥间的一步,怎么着李总裁的身边,也得有来来去去的女伴,不然疑似gay的花边传闻,八成会随着华锐集团宏图的扩展飞满天。

结果李泽言这个商业奇才,不仅商战之路奇招层出不穷,情事绯闻上也不照常理出牌。既没有夜宿某女星香闺,豪车边上也不伴着靓影,更不用说龙阳之好。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特助表示,他长这么阳光周正,在人李总眼里,恐怕还不如一纸文件顺眼。别说没事儿的时候,就是华锐有天大的事儿,他魏谦汇报的时候,李泽言都不会多瞟他两眼。

李泽言,他就是个佛系。


01

李泽言是个佛系总裁的事实,让你这个上过他豪车的倩影百般不解,尤其是李泽言分明炙手可热到频频登头条,公众号都怀疑他买热搜的地步,怎么就是个八卦绝缘体?

他到底怎么上热搜的?

你鬼迷心窍地上网搜搜通稿,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要是没有香艳的八卦,物极必反,别的也应该……

「‘李泽言’?‘不行’?老板你上班时间搜什么呢?」

你刚刚才按下回车,搜索引擎正忠诚地显示你输入的关键词,还来不及呈现检索到的内容,悦悦响彻办公室的嗓门儿就在你身后响起。

你的内心相当绝望,心说人真的是不能胡思乱想的,这才刚输进去,坏事儿就让悦悦曝光给了整个办公室,曝光的速度比号称0.007秒就能得到搜索结果的引擎还快。

你都不知道是要先戳瞎悦悦的眼睛,还是先遮掩搜索引擎中的关键字。

毕竟一个男人的姓名和“不行”两个字躺在搜索引擎里,怎么看怎么赤裸裸。

更何况李泽言是公司的金主,打听衣食父母的八卦,对公司的同事而言,就像打听兄弟姐妹的日常一样,是必备的日课。不论是单身男同事还是已婚女同事,听到李泽言的八卦都能两眼发绿。

你只能相当消极地按掉显示器的电源,打哈哈地试图瞒天过海。

「我搜的是李泽言商业帝国的版图近五年的拓展状况,有没有呈现下滑趋势。悦悦你别瞎说。」

悦悦一脸你当我傻的表情。

「哪有人搜商业版图会直接打‘不行’的?老板,你是不是肖想李总很久了。」

这回你连否认都说不出来了,毕竟要否认一个事实,还是有点困难的,更何况你都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烧着一样的热度,顶着这种表情否认,好像不太有说服力。

老板芳心暗许衣食父母这种重磅新闻,在办公室仿佛已是心照不宣的旧闻,完全没有激起应有的水花。同僚们不是装聋一样地给你面子,比如魏宅生魏导;就是向你投来勉励而宽慰的眼神,好像在欣慰老板终于知道卖身赚钱来给他们发工资了,比如顾梦。

今天的职场丽人也没有端出应有的架子,倒是被落实了一把已有心上人,还上网查人花边新闻的事实。

你消极地转过椅子,不看悦悦那张满是坏笑的脸,把显示屏再打开,破罐子破摔地想看看搜索结果。

「悦悦你快点工作去。」

悦悦满面贼笑,「老板我可以陪你一起鉴定的!」告白之前鉴定一下对方的能力,判断日后的相性指数,真周全,真不愧是老板。

「调薪两百。」你实在不想在悦悦面前看搜索结果。

悦悦麻溜消失,你深吸口气,拍拍脸,点开网页。

不仅没有《惊!华锐总裁八年不近女色!原因竟然是……》的通稿,甚至连《华锐总裁用了都说好!》的广告都没有,李泽言的关键词下,全是正经新闻。

「李泽言他是不是花钱撤通稿了啊?」你一边翻一边嘟囔,所有提及李泽言的条目,连个女字旁都没带,翻了许久,终于看到一条。

《惊爆!华锐总裁都为她豪掷五个亿!》。

你一愣,戳进去看看,果然是写先前华锐对自己公司的投资。通稿一向是没有任何有价值信息的,只靠标题吸引眼球,赚取点击量,内容倒都是毫无爆点的介绍,和没有根据的猜测,这一段还在形容美女制作人当年是个什么样的校花,下一段就猜测起你和李泽言的不正当关系。

传媒出身的你也不是不懂通稿的存在价值,倒也不会和不实信息动气。看完,撇撇嘴,准备退出。

结果在叉掉网页的瞬间,鼠标顿了顿,鬼迷心窍地点了下收藏。

毕竟是目前为止李泽言唯一一条称得上花边新闻的通稿,有收藏价值。并不是因为通稿放出的李泽言侧面照,也不是因为你和李泽言的名字,难得出现在同一篇文章里。

你保存网页的时候,自我建设都没能说服自己。


02

你一直以为自己喜欢李泽言,是个藏得很好的秘密。毕竟你们的日常交集常常止于工作,但频率之高,你即使天天提起李泽言,也完全可以用公事当幌子。

谁知道你以为的秘密,是个心照不宣的众所周知,甚至还能得到同事们的鼎力相助。

——如果这个相助更纯情一点就好了。

悦悦在你准备离开Souvenir去找李泽言的时候,悄咪咪塞给你一包纸巾。虽然你不是很懂,大冬天给你送纸巾擦汗的意义,但悦悦可能误解你会用日剧跑的慢镜头方式去找李泽言,不愧是她的好员工,形象管理的重要性大家都懂,那么同事的一番好意,你就收下了。

结果你把李泽言拐到Souvenir,预想中的礼花声悉数不见,取而代之的一室的空荡,一大票人都不见了。

联想一下悦悦塞给你纸巾的时候,魏谦花枝乱颤的笑意,你捏捏那包纸巾。

——真好,一点都没有纸巾应有的触感,倒像某种铝箔包。

你去拿蛋糕的时候,拆开纸巾的包装,瞄了一眼。

顶着硕大003字样的铝箔包映入眼帘,两个,有绿色有粉色。

你对这项业务再不熟悉,也不会不认识成年男女必备的人生道具。

你在厨房气得瑟瑟发抖,如果不是李泽言在外头,你就要喊出来了,考虑到不能让李泽言看到这玩意儿,没地方扔的你又咬牙切齿地把纸巾包塞回裙子口袋。

末了嘴里还要碎碎念上两句,不然气急败坏都要写在脸上了。

「减薪!!」

好死不死地,李泽言嫌你拿蛋糕的动作太慢,走进厨房的当口,就听到了你牙关里的决定。

「减谁的薪?」

你被他总是无声的步伐吓到,整个人跳起来,转头,磕磕巴巴地回答。

「我……我是说,点心。要是今天的点心是你做的布丁就好了,只可惜是我做的,呵呵呵呵……」

太棒了悠然,这个借口找得真好,既捧了李泽言的布丁,又给自己打了圆场。李泽言看在你标准的普通话的份上,一定不会吐槽你偶有的口误!

李泽言嫌弃地看了你两眼,懒得戳穿你一欲盖弥彰就干笑的表情。

「……吃货。」

噢噢,看样子李泽言不吃夸奖布丁这一套,没关系悠然,假装从他的吐槽里听出了宠溺,不要折损那颗暗恋李泽言的心。更何况,至少你的圆场还——

「我看你是真的不清醒。」

——今天的圆场也打得很失败呢悠然,李泽言仍旧没有被你骗到,并且吐槽了你糟糕的急中生智。

你给自己打了个GG。


03

事实证明你这个GG还是打早了。

今天的你似乎真的不太顺,举凡和「李泽言」沾边的,都是糗事儿。早上在「华锐」绊倒,没抓李泽言伸来的手,让人尴尬地落空;中午搜「李泽言行不行」的关键词,被同事抓个正着,还曝光了你的芳心所向;傍晚生日派对被同事们摆了一道,口袋里还装着体贴下属送来的爱的小铝箔。

此番种种,你仍旧可以强撑着不给今天的人生路打上一句惊天动地的GOOD GAME,结果还是在李泽言面前,陷入连谎都不会撒的兵荒马乱。

毕竟人生多碰壁,尤其是你爱上一个人,总是会有脑子短路的时候;即使你患上的「事关李泽言型偶发性不灵光」已经病入膏肓,遇上点生活中小挫折小磨难,也不能降低你对人生的热情。

问题就是,今天的你似乎有日剧女主光环的加持,平地摔一个接一个地来。虽然这回要赖你亲手挂上的灯线,但失去平衡的瞬间,你突然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洗刷早晨尴尬的机会!

你毫不犹豫地伸手,成功地抓住了向你伸来的援手。

结果重力加速度,你把人俊朗的总裁也给带趴下了。

所以,你公司的衣食父母,娱乐界的八卦绝缘体,你的梦中情人,华锐的王者,俯在你身上的时候,那才真的是应该给人生打GG的时候。

冷静点悠然!你该说点什么!是不是要先谢谢人护着自己脑袋的温柔体贴!然后再询问一下对方的手肘有没有因为撑地受伤?

不对,在说话之前,是不是要先让脸上的温度冷却一下?太烫了,一点都没有见多识广的制作人应有的气度。

噢噢噢,眼睛不要往下瞟,不要看李泽言他精致劲瘦的脖颈线条!也不要看敞开的衬衫领口里,若隐若现的胸肌沟!那不是以现在的姿势应该注视的!

「还要看多久?」李泽言狭长的眸里有笑意,饶有兴致地开口。

再、再一会儿行吗……

然而这个姿势造成的心理压迫感实在是重,你很担心再僵持一会儿,你的眼神真的要背叛矜持的心了。

「李泽言,你……」如果是想做什么,这儿有天时,有地利,有人和,还有悦悦提供的,嗯。

「别动。」

李泽言喝令的声音太低,倒不再像是命令的口气,近乎是情人厮磨的耳语。

你真想告诉他,你想不动都不行,他用这种声音在你耳边呢喃,你心动。

李泽言缓缓俯下身,你闭上眼,睫羽轻颤。

你以为李泽言会吻你。

正好,李泽言也是这么想的。

谁知道那串彩灯正好落下,打断了那瞬间的意乱情迷。李泽言像是从梦中惊醒,虽然面上表情无波,眼底里是渗着略微的失措。

——说好等待开窍的耐心,被你温顺的姿态,打乱了步伐。

等了许久,应有的吻没有落下,颊边却传来指尖拂过的触感。你睁眼,看着他抹去你颊边的奶油,突然由衷地后悔先前凡事自己动手的坚持,这要是让魏谦挂,绝对不会中途掉下来搅局的。

那可能就不是抹奶油了,得是用舔的。

你内心扼腕叹息。太后悔了,就应该把彩灯绑自己身上让李泽言拆的。

李泽言支起上身,拉开了和你的距离,不着痕迹地深呼吸,试图恢复先前那幅淡然的模样,只可惜被纯真诱惑挑起的欲火尚在流转,出口的话忍不住带上惯有的嘲讽。

「能把生日过成这样的,应该也只有你了。」

你哽了哽,这话分明是你想说的。能把二十九的生日过到如此纯情,都扑倒了还不亲人明显带着期待神色的姑娘,也只有佛系总裁李泽言了。

你不想回敬他,破坏此时的气氛。毕竟拉开了上身距离,李泽言仍然旋宕在你身前。

你看着他眸子里未熄的情绪波动,和拨开颈间彩灯时,小臂微鼓的肌理,莫名急迫地想向他证明,你可以把心上人的生日过得很好。

——高潮迭起的那种好。

你计划上那些乱七八糟古灵精怪的点子,从来不是白想的。

反正你都心动成这样了,再不行动,有点可惜。


04

心动不如行动这句话,好像在有楼层的年代开始,就伴随着喊着「跳楼大甩卖」的大喇叭响彻大街小巷。你虽然不知道它的出处,但觉得老祖宗的智慧真好啊,多么熟知人性的远见,多么富有行动力的鼓舞。

你绝对不想承认是裙子口袋里的烫手纸巾包给了你勇气,姑且高大上一点,总结成「天时地利人和」,以后怀念起来会觉得比较美好。

当然,你主动圈住李泽言的脖颈这种事,就够你嚣张好久了。

毕竟,要看到冰山总裁略显失措的表情,还是很划得来的。

如果初吻更美好一点就好了,这是你扯住他的领带,将他拉向自己,再吻住的时候,脑子里的唯一想法。

只可惜你们俩都是生手,等唇瓣相叠,牙齿撞到生疼的时候,你在模糊的焦距里看到他微睁的眸,才发觉他唇瓣的僵硬和笨拙,几乎是抿着的,被你困在唇瓣间吮弄。

他也是个初尝吻滋味的男人,这个认知让你心情大好。

很快你不满足于唇瓣的相贴,那是少年初恋时才有的青涩的吻,你想要的分明更多。你想再抬起头一点,撬开他的牙关。

就像他不由分说地闯进你的心门那样。

在你几乎要有所动作,去撬开他的唇瓣时,脑后被人使力,双唇暂时分离。

只是分离了贴合的动作,却仍旧是厮磨的。

李泽言他真是狡猾,要么把你摁远一点,要么别拉开你,继续在你生涩的挑逗里沉沦,偏生要在拉开你攻势的同时,留这么暧昧的距离。

你没法靠近,用力再吻住他,却也逃不开他唇齿开合的磨蹭,和清冽的气息。

李泽言用力闭了闭眼,开口,唇瓣磨蹭着你,瘙痒。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李泽言的声线不稳,刻意被压低的嗓音里,带着沙哑和按耐不住的危险,眼底是尚未熄尽的情欲余灰,在深紫的眸子里流光溢彩地重燃。

差一点就要达成负距离接触了,还能努力保持理智,李总您真棒,真不愧是卡牌清一色蓝的决策力代言人。

你完全不想思考他能停下,是否是出于你的魅力不够,如果是,就扒了他。

你把脑袋往后挪了点,李泽言牵制你的力气不大,却也限制了你的动作,你的挪动只能加重彼此的厮磨,却不能有效拉开距离。你本不想磨蹭着他的唇瓣,像撒娇一般的语气,会影响你接下来的气势,结果后退不得,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开口。

「我在自力更生地实现生日愿望。」

李泽言挑眉,不解。

你冲他勾起嘴角,「我刚刚其实没许布丁那个愿望,我许了别的。」

后退不行,前进倒是可以。你偏了偏头,吻落在李泽言抿紧的唇角。

「虽然说出来可能就不灵了,但我许愿,希望你能快点开窍。」


评论(129)

热度(5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