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梦里不知身是客「全」



非典型圣我
心路历程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以大圣为信仰为英雄的人们。







「Chapter.1 英雄情结」

你刚刚从散场中归来,面庞尚带笑意,夹着电话和同行的观友讲得眉飞色舞。

大圣归来比你想象中更加出色,所有的光影和线条都在你心中密密地织了道网,网起了你所有藏匿的希冀和骄傲。

以及你对英雄的向往。

每个人都有英雄情结,就好像深埋在心底被人呵护的渴望。

而越是粗野的英雄,铁汉柔情就越显得绕指绵长。

你在电话里就这样不成篇章地讲着,语无伦次,双眸闪烁着不只是繁星的倒影,还是舞动飞扬的神采。

你的英雄这般热烈地归来,怎能不令人欢喜。


你讲完电话电话便专心走路,走向单元楼的距离不长,你却三番两次走走停停,捧着脸忍俊不禁,痴痴轻笑。

好像你所有的英雄情结都复活了,在每个细胞中游弋,刺激着所有的神经末梢。以往闷不做声的向往突然寻觅了破口,争先恐后地喷涌而出。

大旱望云霓,甘霖细无声。

你总是渴望着英雄,未必是驾着七彩祥云而来,却有着刚毅不屈的性格和慈悲柔软的情怀,你所有的零碎的梦想突地被凝聚,囊括在一个身影里。

孙悟空。

你偷偷念叨他的名字,似乎又有了些许陌生,片中小儿总是上窜下跳地叫着大圣,你也不由自主地默认这样的念法更得你心。

大逆不道,圣意自了。

多了敬仰,多了倾慕。直呼其名总是需要一些懵懂的勇气,你没有,所以曲线救国般叫着大圣。

就像你心里也有着,被他勾起的,如疼宠江流儿般,被爱护的希望。


走进单元楼时你听到了一声脆响,冷不丁地也未意识到是什么声,只是莫名熟悉得很。下意识抬头望,却望见小露台上蹲坐的人影。你以为是二楼栽花的邻居,顺口问了句是否需要帮忙。

何况你并不认为黑灯瞎火的情况下能为三角梅修剪枝桠,自添伤口倒是绰绰有余。

于是你问完话后便多了点防备,摸出手机的同时,头脑里反复思考近来周边地区的治安情况。却冷不丁又听到一声喀嚓,然后是豪迈的咀嚼声。

蓦地你有些想笑,脑海里浮现的是那马脸猴边啃桃子边用眼神斜乜着江流儿的模样。

而恰好走道里有人下楼,开了灯,暖黄色的暗光勾出一道身影。

——毛绒绒的身影。



你以为你是电影看得痴迷,狠狠地眨了眨眼,小露台上却没了身影。

你一愣,低头,单元楼的阶梯上却多了影子,你最先看到的是细长而弯卷的玩意儿,像绳子。

你不可置信地倒抽口气,近来没有住户装修,自然用不到绳子,何况绳子也不至于看起来,毛绒绒的。

你顺着尾巴向上看,黄色的布衫,马脸的猴子。

像是你的梦想成真了。



「Chapter.2 庄周梦蝶」

你傻愣愣地看着,看他啃着手中的桃子,看他颧骨一动一动,连带毛发也微微颤着,柔柔的模样。

他倒是颇为从容,啃完桃肉,指尖一弹,桃核弹入边上的花坛。

你没来得及去想这猴子都知道可持续发展,他倒是先开口说了话。

“女娃。”

和听到那句「傻瓜」时一样的反应,你激动到浑身一颤,随即立正。

“俺不知怎么就到了这儿,你可知这是哪儿。”他又自怀中掏出个桃子,不吃且是把玩着。你直勾勾地盯着他衣襟微敞的画面,恶狠狠地在心中苏——地垂涎一番。

可他的问题真不好回答,你很难说这里是人间,是个同样谙你奇谈,却早已沧海桑田的人间。

你思索着回复,在看到大圣在眼前时一波波雄起的脑细胞和一排排尖叫着倒下的少女心中挣扎着思考。

突地你想到庄周梦蝶,不知是他误打误撞来了你的世界,还是你魂牵梦萦便在眼里构出有他的梦境。

“这里可能是一场梦啊,大圣。”你望着抛着桃子的他,愣神般脱口而出。

只是不知是你的梦,还是我的。



“啥玩意儿。”他不是反问你,是从容地嘟囔,心不在焉地抛着桃子。

你看着他那幅从容淡然的模样,忍不住膜拜起他的泰然自若。但纵使他齐天大圣,上天入地,无所畏惧,对这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还是陌生的。

你不会丢他一个人。

一如他未曾丢下过那聒噪又慈悲的小儿。


你走上前,开了单元门,撑着门回过头问他。

“要不要在梦里尝尝人间的斋食啊,大圣?”



「Chapter.3 绕指无声」

事实则是你并不知道该拿什么招待他,残羹冷炙不愿迎合你的豪言壮语,再加上网络上鲜少有养猴子的指南,走投无路的你选择下楼一趟,买点水果。

你是本着养宠物养儿子的心态,生怕吃了生冷的噎着,又怕吃了忌口的病着。

挑桃子的时候你想着他啃桃时的脆响,愣是挑硬的,哪个拿起能砸痛人的,入选。小超市的收银员略显疑惑地看着你,你亮出一口白牙,以示牙口锋利,需要磨磨。

出了小超市,却冷不丁看见那靠着手叼着草的猴影,你还没说话,他先一步伸手接过你手中的袋子。


花园太静,只能听见草丛中细微悠扬的虫声。你边领着他往路灯的阴影里走,边打趣地问他怎么来了。

——怎么就从阳台跑出来了。

你想问的其实是这个,即使择了委婉的说法,但你并不觉得他会摁电梯或者乖乖地一步一个台阶,多半是从阳台直身而下。

这点高度对他而言不过尔尔,他是行者,行者无疆,来去自由。


意料之外的是他粗声粗气的回答,怎么能让女娃三更天跑出去,还拎这么重的玩意儿。

他叼着草,吐字归音有些模糊不清。

但你却听得真切,这番温柔熟悉得很的是江流儿,熟悉又陌生的是场下频频感动的她。


还没进单元楼他就用尾巴勾了个桃儿,捏弄把玩会儿,纡尊降贵地啃了一口,大概是不够脆,他满脸的嫌弃诚恳地表达了一切抱怨。

你无奈,掰下根香蕉,他不抱希望地结果,百般聊赖地啃着。


你发现他挺依赖尾巴的,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尾巴卷来,有什么新奇未见的,尾巴伸去。

你替他张罗住处,虽想着空调运作,抱了薄被问他需要与否,实则已在脑海里勾勒出他狂妄拒绝的模样。

“俺老孙可是齐天大圣,这点寒凉怎奈何得了你孙爷爷!”

而别说预想中的回答,你愣是连一声也没有听见,诧异地转向他的方向,正瞧见这猴子用尾巴小心翼翼戳着插头。


回忆到这里,你崩溃一样捂住脸,即使早知或翻覆雷公电母或笑蹈三昧真火,他的身如玄铁毋庸置疑,而你却仍旧是护着儿子般担忧,以至于你忧心忡忡地刷开单元门。

他走在你前面,购物袋在肩上一甩一甩,先进了楼道,你收了卡准备跟上,却见他头也没回,反手撑了撑门。



「Chapter4. 如梦非令」

最后他留宿在你房间的窗台上,支着手很是悠闲地微微晃悠着脚。

你把空调关了,让月色和虫鸣流淌进你开启的窗。如今的虫鸣总是不如当年长安的风貌,和丛林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你在自我矛盾中想着聊胜于无,替他做个夜色里不那么孤单的佐证,也是好的。

你看了看时钟,走得慢了,却不是电池的问题,就是分分秒秒都慢,慢得嘀嗒的音节拖长了好几拍。

时间慢了,月色也慢,慢得像是徜徉进了前世今生,圈圈涟漪都缓映故事,每每月晕都软语情衷。

月色尚婆娑。

这般月色流光太好,好则容易把人抛。


他睡不着,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你话,问你这世界,问你这世道,问你这人心和这红尘滚滚。

你支棱着耳朵边听边算起他抛出问题的时间间隔,发现都被有意地或放轻或拉长,不知是怕惊动了不知睡着与否的你,还是不愿扰乱这尘嚣窗外难见的星星点点的萤火。

他的温柔大致如此,细腻又闷不吭声,你总是谨小慎微地捧起他给予的柔情,生怕呼吸间都会错漏。

你慢慢答,既是要想,也是趁着这斑驳月色,拖长了声调。许是你觉得这一梦醒则空一场,以为拉长了声音便拉住了时间,也拉住了他。


你答这世界还是那一花一世界的世界,人却大都忘却了本来无一物的教诲,处处惹了一身尘埃。

妖道无踪影,终不见圣人。

如今的早无妖一说,却处处有妖变作的人,或贪酷,或暴戾,或奴媚,或奸邪。人妖尚可辨,如今却都是由人一人分饰起二角。

如是也就罢了,偏偏多数不只是化妖成心,是人是妖,非人非妖,善恶是纠葛的执念,恕不得与放不下是灵魂挣扎。太多人间不再是黑白分明,反倒是成了袈裟一般灰,或深或浅。

而我们并没有英雄,你说。没有了妖,又难断是非对错,即使出现英雄也难有用武之地,我们失去了英雄也失去了信仰。


你坐起身,看他。

“直到你归来。”



他有些怔愣,很快的调整后便是一声嗤笑。

“千年后的孙儿们,又与俺何干?怎地这齐天大圣的名号竟回响了千年?笑话!”

他嗤之以鼻,神情里是对世对己的质疑,他质疑的是他「齐天」的名号,以为早被这千年冲成了时间长河里微末的沙,他质疑的也是人朝三暮四,健忘短命的本性。相较于天地玄黄,人类确实太短了。沧海一粟去,消失天地间。人之于他,犹如金鱼之于人类。那样的铭记,又能持续多少个长久?不够天庭的一场席宴,老君的金丹也不过才出了一瓮,连蟠桃再萌新叶,都显得时力不足。


你看着他略显恼怒的模样,记起不知是谁的话:英雄也是凡人。他的贪嗔痴怨,七情六欲,都是凡夫俗子的真实。越是真实,越是为他的锁子甲镶上熔岩,以真为英雄,便以此开了先河。后世夸耀的不再是大丈夫英雄气短的虚伪豪情,更多是人之常情中流露出的本真与柔肠。

他真,所以他恼。恼自己无所作为却空套了个英雄的名号,名不符实。


“是你低估了自己。大唐时期你凭一己之身由世人口中之猴妖化为神佛,你是英雄;而千年后的如今,你重拾了不知多少人的信仰,怎的你就不是英雄?”

你走近,叉着腰气势汹汹。

“你也低估了世人,你怎就笃定人类必定喜新厌旧,皆遗忘了你的故事呢?”


人寿太短,而人类太智。传承便由此孕育。

人类太智,于是人心多贪善变。但那猴子却不知有些事物是早就生了根系的,即使暗天无日也抽出了枝芽,坚定又果决地生长。


“孙悟空,若是你不信,大可将我从那生死簿上勾了去。咱用接下来的持世千年,赌一把。”

赌是漫长的年岁将我脑中的你磨尽,还是我的铭记沉淀了岁月贯彻始终。


他没吱声,你知道他不会应答,就如你知道你终会嫁作人妇,孕育传承,垂垂老去。终有某个时刻某个场合他不再是你最重要的英雄。你的一生迟早结束,转世投胎是一场忘却又是一场开始。他将天道轮回看得透彻,你又何尝不懂。


“可是孙悟空是不会被忘记的。”

他抬头,看你,眼中是没有消退的惊疑,惊疑后还缠着些难以分辨的东西。

“就像齐天大圣是不会死的,一样。”

他眼底的迟疑散去,却仍旧没有回应,你有些哭笑不得。

“你可是等了你师傅五百年啊,怎么连我短短的一生也不信?”

“我可只有这一生啊。”

末了他笑了,仍旧是嗤笑,少了三分戾气,带着他一贯狂傲又故作漫不经心的口吻。

“这里的人类都如你这般无畏?”他问。

你笑了,咧着满口白牙笑得像他一般桀骜又狂骄。

“以你为信仰的人,大都如此。”



「Chapter5.一晌贪欢」

你再度醒来的时候窗台已经空了,你坐起身,也没从纠结的被褥中脱出,缠着便慢慢走过去。

和你预想的差不多,他不过就是一场梦。少了过高的希冀,失望便没有来势汹汹。

梦里早知身是客,一晌不贪欢。※

真难。

此时你眼中还能勾勒出他的模样,毛发微动的方向,抖着脚的频率,和他嗤笑时扬起的眉峰。

要是拔根猴毛留作纪念就好了,你遗憾地摸摸窗台,揪紧身上的薄被。

两层薄被。

你疑惑地把被子从身上拆解出来,才发现一床是你昨天放在他身边,让他备用的。

不知何时披到你的身边。


你捧着薄被傻站在那儿,不知应笑他笨拙的温柔,还是哭己再难的相逢。

最终你抽抽鼻子,嗅了嗅沾着他味道的被子。

“…水果味儿的。”


不知道你会不会把这水果味的梦当作传承者讲述的奇说,一生传说下去。


你是会老,总有一天回忆会变成你手中的流沙,越是贪婪,握得越紧,散得越快。

但你不会忘记他,不会忘记齐天大圣孙悟空。

只因为他是你一生的英雄。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一晌贪欢:一晌:一会儿,片刻。贪欢:指贪恋梦境中的欢乐。

评论(11)

热度(84)

  1. 鱼乐朝歌已暮 转载了此文字
    看多少遍都如初读之时一般的心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