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叶果】A will zigzag to Z①

Attention pleaseᙏ̤̫


*目前只写到C√

*算是长篇之前的练手√

*角色是《全职高手》的 ooc一定是我的( ؕؔʘ̥̥̥̥ ه ؔؕʘ̥̥̥̥ )

*略有小成人向•̀.̫•́✧

*退役也泡在兴欣梗√

*不定时更新√

*欢乐向欢乐向欢乐向得不行(▭-▭)✧

*吃我一记原著全是糖的叶果√




*以下正文(´▽`ʃƪ)



「accent」

陈果正对着合同犯难,微微蹙起眉头时,边上飘来一句杭州话的耳语。
“可以再压他们不少啊,老板娘别客气。”
她右手边正坐着西装革履,美其名曰“时刻跟上队伍动向”的前队长。
“你要是拿不准,就扔给哥来。”
叶修仗着s市地灵人杰唯独不通杭州话,凑在陈果耳边悄声说着。

*根据全职精装版第三册的周边黄少天的符咒来看,烦烦用很长的广东话表示了叶不羞北京话溜溜儿的同时杭州话也溜溜儿√







「belt 」
唐柔真的没想到会在陈果房间里堆得乱糟糟的杂物下发现一根男用皮带。
她真的只是奉陈果之命来拿订书机的。
唐柔默默地当做没看见,如果陈果没有提起,她也不想追问,一如陈果认识两年都不曾追问自己来历一般。
但是真相就是这么不小心摊在她面前。
“叶秋那小子被你顺走的皮带呢?借老夫用用。”
“皮带你也能借?有没有下限啊?”
“你这顺弟弟皮带的哥哥说什么呢?”
“两天没见了,回头上去给你找找。”
寒烟柔一个踉跄,打空一个龙牙。








「confuse」
“老板这才四月你怎么被蚊子咬成这样!”
包子大清早一边端着稀饭,一边指着老板娘露在四月微凉空气中的白皙脖颈大呼小叫。
陈果伸去夹菜的筷子明显一顿,另一只手扯紧领子,遮住缀着红痕的肌肤。
“你管呢!好、好好吃饭!”
即使她不因为羞怯而被小小地呛到,气势也被涨红的脸颊瓦解得一干二净。
“我可以帮你打蚊子的。”包子一脸正气,仿佛流氓的耳光在现实中都可以打出威力,甩出嘲讽。
“我猜你打不死。”这下回答的是魏琛,顺带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那边一脸淡定吃早饭的前队长。
“哦哦,很大吗?”包子问。
“当然,你没看老板那脖子一圈跟狗啃似的。”魏琛摇头晃脑,又往前队长那儿抛了个心知肚明的眼神儿,却出乎意料地发现了什么。
“哎哟喂老叶你耳根子怎么红了?”


评论(1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