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明宝】秦明观察日记

✔被最后几集的明宝萌得快哭了的产物

✔大概不会很长的
✔一个结论是一个单独的场合 连载不影响阅读
✔秦明视角摸「大宝观察日记」和林涛视角的「狗粮观察日记」正在构思中
✔好像给自己立了flagԾ‸Ծ
✔角色是原著的 ooc是我的




Conclusion Ⅰ.秦明是非常爱面子的生物。

大宝是因为一口气喘不上来,硬生生被憋醒的。睁眼往边上一瞧,又是秦科长把她勒在胸口害得。
大概是因为半夜淅淅沥沥下起的小雨,秦明睡得相当不安稳,蹙着的眉间有些微的冷汗,扣着大宝的手臂又紧了紧,才长出了一口气,微微松开眉头。
秦明怕下雨,虽然他从不正面回答大宝一针见血的疑问,但枕边人的身份为大宝解答了许多秦明不曾说出口的秘密。
大宝记得自己刚成为秦嫂的那段日子,半夜时常因为不习惯身边有人而在抢被子的过程中惊醒,一边摸索着下床倒水,一边深思「秦嫂」是如何从概念上共识上的“长头发大长腿,温柔不还嘴”,落实成现实中行动上的“短卷毛小短腿,爷们又爱怼”。
晃着水杯大宝就出了神,直到听见窗外细细碎碎的雨声,才回过神来,却莫名听到卧室里传来不安稳的响动。
大概是秦明半梦半醒之间发现她不在床上,闷在被子里喊了她两声,她想。
之所以说大概,是因为大宝也没听过几回秦明睡意盎然时的声线,再加之那唤声里,有着大宝也没能确认的迟疑和不安,她很难想象是秦明在喊她。
大宝以为是秦明在梦呓,没想回应,怕吵醒他本来就轻浅的睡眠,孰料半晌房间里传来更大的响动,像是猛然起身后床板的吱呀,也像下床时被被子绊住的低咒。
然后她就看见秦明狼狈地跑出房间,一向衣冠楚楚的男人甚至没有穿拖鞋,光着脚踩在瓷砖上,额上渗着薄汗,双眼微红着在室内搜寻,眼底满是失措的惊慌。直到看见端着水杯的大宝,才松口气似的敛下双目。
大宝放下杯子走过去,正想提醒他地上凉,赶紧穿鞋子,却被他急步走来,拽进了臂膀。
秦明用不怎么好的口气问,“叫你为什么不应?!”
被箍在胸口的大宝正在庆幸自己是放了水杯以后才走过来的,不然又得洗衣服,虽然说是洗衣机洗,高级布料都归秦明手洗,但收衣服就是她的活儿了呀,能少一事是一事儿。
“我这不是以为你说梦话呢吗,怕应了又吵醒你。怎么了你这是,一身汗。”大宝腾出手来,撩过他微湿的黑发,明明一身汗,身上却都是凉意,大宝徒手擦了擦,却被抱得更紧。
秦明没应声,只是将脸埋在大宝的脖颈间,仿佛在确认着什么,又在害怕着什么。大宝习惯了秦明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蚌壳性格,聪明豆儿也吃多的小脑袋微微一转,也找出了症结,于是伸手拍拍秦明的后背,用哄孩子的轻柔语气慢慢地安慰:“我这不是在这儿吗,没丢呢。”她用手抚着他湿冷的后颈,指间是消融寒冷的暖意,她接着说,“老秦,你别怕。”
秦明很想回一句他怎么就怕了,却被她的力道安抚。他确实在害怕,害怕雨声,害怕雨夜,害怕同样曾经几乎在雨夜里也消失的她再度不见。
秦明深吸了一口气,顾忌面子地放轻了吐纳,不想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慌张,却又诚实地收紧手臂,将她抱紧。
“我没有害怕。”
秦明纡尊降贵地开口,睁眼说瞎话。
大宝乖乖地让他抱着,虽然仰着很难受,但是秦科长似乎很享受她断断续续的拍抚。
只是……大宝瞄了瞄地上,没穿拖鞋的证据确凿,却还是嘴硬得不行。明明冷汗尚且淌在额前,眼底也暴露出许多只有大宝看得懂的感情,却也丝毫不肯承认自己那些软弱的情愫。
秦大科长真是面子生物。



✔明宝中毒的孩子们让我们讨论起来吧⸂⸂⸜(രᴗര๑)⸝⸃⸃

✔诸君,我喜欢评论٩(❛ัᴗ❛ั⁎)



评论(35)

热度(325)

  1. 青岛大可爱192朝歌已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