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明宝】指温

「这是一个关于“骚动”的故事」






秦明最近看大宝的频率,很高。
高到什么程度,不仅是林涛发现端倪,甚至情商低如秦明自身,都有所觉察。


你到底在看什么?

这是林涛早上问他的问题。

你到底在看她什么?

秦明反复问自己。


左手一摞文件是待写的法医报告,还有一个案子没有写,林涛等着结案,已经催了不下两天;右手一叠档案是DNA科室呈上的报告,还等着他的回信,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他在看什么?


大宝坐在他右前方,面对着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报告。她坐久了头会向右偏,连带着翘起了腿,秦明纠正过她,没有用。
她做事效率很高,通常都是行云流水,但偶尔会对着报告犯难,犯难的时候她会咬唇,齿尖像贝壳一样,在浅粉的薄唇中若隐若现。灵光一闪的时候她会飞快地眨眼,仿佛可以看到她飞奔着在捕捉脑海中思绪的步伐,然后她执笔,笔尖摩挲纸面发出细微的声响,深色的笔身上是她白皙的指尖。


你到底在看什么?


秦明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不能再看了,再看,他也许会因为面部上升热度,而在办公室就松开领结。
这有违强迫症的偏执。而且,他始终在领结的遮掩下滚动的喉结,就会裸锃在她眼前。
即使她没有看过来,他也觉得像秘密曝光般无措。


大宝换了个姿势,松开笔的手托着侧脸,指尖在腮骨上轻敲。

五月渐热,她的领口也不安分地松开,露出纤细的脖颈,脖颈上不分明地蔓延着浅色的血管,他像是可以感觉到她的脉搏一般,胸口也焦灼地鼓噪。


咚咚,咚咚。

那是他心跳的声音。


他想别开眼,好像把她拉出视野,就能把那抹蔓延的白从脑海中消抹,奈何那一抹色泽像烙印在视网膜般,鲜明之余,难以忘怀。


半晌他看的人脸上突然扬起笑容,伸了个懒腰,低声欢呼了一句。
“写完啦。”

秦明瞬间别开眼,余光瞥见她起身,踢踢腿,走了过来,面上是大功一件的放松神情。

即使站起,解开第一颗扣子的领口也暴露着她脖颈处的优美。脖颈下纤瘦的锁骨是微倾的,细小的弧度像飞燕翱翔时,迎风羽翼间的流线。
她在放松僵直许久的脖颈,牵动颈部肌肉,鼓出柔腻的线条。锁骨与肩膀牵扯出深深的凹陷,像是藏匿了从窗棂里透进的阳光,映衬她肌肤如象牙般白。


秦明觉得热,却又不是气温上升带来的,哺乳动物恒温机能系统自动排汗,以维持体温在正常范围的热,像是对某种事物求之不得的渴望,像是对另一个体温饥渴的焦躁,燥热在喉头下引燃细小的火苗,一点一点灼烧升温,干燥他的唇齿,他的体肤,他渴望触摸的手掌,却不给予他水脉,不指引他方向。


“嘿,老秦,刚痕检那儿问我的情况我给它答出来了,这回可不丢你的脸吧!”大宝走近他的办公桌,笑眯眯地扫了一眼,“你怎么什么都没在做啊?偷懒啊秦大科长,你别是想都推给我啊。”

大宝看着秦明半晌没吱声儿,半弯下腰,正对上秦明的视线,前倾的角度让领口往下,遮不住地层层荡出她胸口的白。

“你不对劲儿啊你,是不是更年期又犯了?”


秦明呼吸一滞,下意识就想躲开她干净利落的视线,也企图扭转他不由自主瞥向她胸口的视线,几乎是狼狈地将椅子往后一退。


“老秦你脸怎么这么红,瞳孔放大,视线迟缓,哎哟你不是中暑了吧。”

她说什么来着,五月艳阳高照,穿小西装三件套,扣子还扣到脖子上,中暑了吧。


秦明闭了闭眼,调回视线,看向窗外。

“出去。”秦明没回头。

李大宝怒了,“我这好好的你又叫我出去?!”

“你打扰到我了。”秦明仍旧不回头,仿佛窗棂外有无限的精彩。

“这回是呼吸声还是思考时我大脑高速的运转声?”李大宝挑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询问。


秦明从玻璃窗的反射上看到她高高挑起的眉毛,眉型完美地勾出她似笑非笑的表情,挑起的眉峰带着点无奈的疑问,眉尾飞扬又杂糅了娇娆的俊美。


“是你的着装,把第一颗扣子扣上。”


“我又不走禁欲系,”大宝一边嘟囔一边扯了扯领口,“这么热的天从头扣到脚,你自己中暑你就想害我也中暑啊!居心不良。”



没理会为何秦明突然坐直了,李大宝飞快地拿起桌上扔着的钱包。

“你是不是中暑了心情不好啊,等着,我去给你买碗消暑又解渴的绿豆汤。”

然后她就噔噔噔地下楼,没回头,自然也没看见玻璃窗反射里秦明掺着恍然大悟与颇受打击的神情。



她说,居心不良。



居心不良?

秦明想了想,以手背试了试面上的温度。

李大宝说对了。



他的确是居心不良。



秦明回头,只来得及看见大宝撑门跑出时抓在门上的指尖,只是惊鸿一瞥里昙花一现,却被秦明捕捉到。

他起身,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她方才走得急,钢笔都是随手扔在桌上。

秦明伸手,将钢笔握在手心,还能感受到适才她指尖笔走龙蛇时留下的余温。


——你到底在看什么?
林涛在走马灯般重现的回忆里问。


——你到底在看什么?
秦明在心底反复着不解。


——你到底在看什么?


“居心不良。”
李大宝边皱鼻子边骂他的神情,被玻璃窗诚实地反应到他眼底。

她嫌弃的表情没有持续多久,马上就变成买绿豆汤的眉开眼笑。


“我去给你买碗消暑又解渴的绿豆汤。”



——你到底在看什么?

——老秦你脸怎么这么红?

——瞳孔放大,哎哟你不是中暑了吧。

——居心不良。



秦明握紧笔,像要把笔身的余温融进手心。



他有答案了。






——FIN——


Free talk

因为他居心不良啊。(笑)

其实这就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虽然大宝的箭头不是很明显,但我想一个吃货肯分东西给对方的话,肯定不会没感觉到哪里去。

这是一个周二傍晚在图书馆码出来的故事,沉淀两天,觉得没什么可以修改的了,就放出来。

手上还有存稿 可以大义凛然存活好几天(笑)

最近大宝和秦明总是在我的脑子里跑 各种各样的故事就不断衍生 灵感像火花一样 我就是那个高速运转快烧坏 却拼命在捕捉灵感 然后睁开睡眼记录灵感的人

不然一觉起来 绝对忘光光了

昨天写完了一篇初稿 舍友在满意之余都提出了意见 刚好中午我一帧一帧地观察最后两集 发现了许多东西 沉淀两天 再修改一番 就会发出来啦٩(❛ัᴗ❛ั⁎)

我的free talk总是特别长 大概是因为遇到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 所以每次想说的话都特别多

谢谢你们fo我呀!
谢谢你们喜欢我呀!
我会努力趁着热情把他们的故事都写出来的୧(๑•̀⌄•́๑)૭

非常感谢看完我啰啰嗦嗦的你(◍•ᴗ•◍)❤
非常感谢喜欢了这个故事的你(◍•ᴗ•◍)❤

❤诸君!我喜欢评论😍

❤谢谢昨天评论的小伙伴们 你们每一条留言我都有看 每次看到留言都会开心得笑出来( ˘ ³˘)♥

评论(26)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