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明宝】冬至

❤林涛视角

❤四十分钟的产物 小短文 略显粗糙 见谅

❤送给冬至的你




001.


林涛最近很烦躁。 
 
照理说他个五官端正,风华正茂,仕途平稳,爱情虽然磕磕绊绊但是总体上一帆风顺的好青年,是不应该这么烦躁的。 
 
但是他就是烦躁,每天都有种在强迫症患者眼前把井盖放歪,还不让他摆正的坐立不安感。 
 
林涛觉得他的焦躁再不解决解决,他就要成更年期妇女了。 
 
 
002. 



林涛的焦躁源是法医科的两位。 
 
讲真这两位他已经没法单纯用熟悉来形容了,一个是合作近十年默契无间的老同事老友,另一个是工作素质出色性格人人爱的新晋好搭档,从字面上看,林涛最近的日子应该是如虎添翼,风生水起才对。 
 
但是他没有。 
 
因为他们铁三角的另外两边擦出了火花,重点是这两个人,都后知后觉,都瞎。 
 
他们俩之间的热度蹭得林涛都快烧着了,这两个人还相安无事地继续暧昧,只有林涛,身为非单身狗,天天吃着一对单身狗漫天撒开的狗粮。 
 
林涛快崩溃了,每次被法医科两位联手挤兑的时候,他都有种强迫症患者玩俄罗斯方块,只差一根砖块就能赢个大满贯,符合形状的砖块却迟迟不来的心情,等得内心只有一句话在飘。 
 
你们俩赶紧去结婚啊!!! 
 
 

003.


于是林刑警队长开始了蹩脚的牵红线行为,虽然说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做这种娘们儿唧唧的事情有点不伦不类,但为了铁三角另外两位终身的幸福和自身的强迫症,他豁出去了。 
 
然后差点给自己弄了个忌日回来。 
 
林涛搓着被秦明丢回来的玫瑰花瓣,感叹这二位后知后觉到家的迟钝。 
 
二人晚餐,玫瑰出阵,还有贺卡加成,都不能让这两个人发现点什么。 
 
林涛觉得自己一个人的的情商能暴打他们俩。 
 
 
004. 



旁观者清,林涛从来不觉得秦明和大宝的火花是自己自作多情的臆想。 
 
郭立强案时,他看见过秦明从远处,看大宝哄小孩的眼神,有点探究的不解,有点困惑的恍然,夹杂着不明所以的视线追随。 
 
然后他看到秦明对上大宝视线时,转开脸,以眨眼掩饰不自然的表情。 
 
大概就是从那一刻,知秦明者如他,发现了许多,连秦明本身,都没有发现的事情。 
 


至于大宝,哎哟喂宝哥为了秦明眼眶都红了不止一次了,还背地里不顾前程,违抗谭局的命令,他要是还看不出点什么,他林涛傻呀。 
 
看着那两人在拘留所前微妙的眼波流转,林涛内心都在咆哮。 
 
你们俩赶紧去结婚吧,九块钱我出。 
 
 
005. 



“冬至大半夜才结案,这日子没法过了。”林涛摆弄着手机,说好的陪宝宝过冬至,结果又错过了,现在打宝宝电话一律无人接听,除了生气林涛也不敢作他想。 
 
大宝跟在他后头摇头晃脑,“哎你别说,我还挺感激的,我又能逃过一场逼婚了,谢天谢地。” 
 
秦明走在最后,看了看表,表示自己打算回去了。 
 
大宝拦他,“别啊,这都几点了,你回去还能干嘛?一起过个节再走啊。” 
 
林涛表示不同意,“我这儿还有宝宝在等好不好?我又不是你们这种单身狗。”而且谁想做你们俩这种,专门给有对象的人放闪光弹的,特立独行的单身狗中间的电灯泡。 
 
大宝幽幽地看他一眼,“你宝宝理你吗?” 
 
林涛忧伤地捂脸,“不理。” 
 
 
大宝又用胳膊肘戳戳秦明,“你看你回去也是喝猫屎咖啡,多没意思啊,咱们去吃点东西呗。” 
 
秦明倒是一反常态的不置可否,直接问她,“吃什么?” 
 
大宝长了个心眼,非常严肃地事先约定,“你请。” 
 
秦明瞥了一眼小气吧啦的人形警犬,点点头,他请就他请,大不了吃38一斤的。 
 
林涛觉得自己被遗忘了,你们俩好好决定吧,他要熄灯了。 
 



006. 



大宝打算扯着秦明去边上已经开始圣诞促销的百货看看,秦明极想拒绝,架不住她威胁要用手术刀戳他切诺基轮胎的威逼,微妙地从了。 
 
话说老秦你有这么好说服吗,林涛一边打电话,一边留意他们俩的对话内容,一边吐槽,忙得很。 
 
半晌大宝拖着秦明走过来,想叫上林涛一起。 
 
秦明对上林涛探究的眼神,不自在的开口。 
 
“剪裁的布料快用完了,看看新的。” 
 
这借口不错,如果不是忙着拨号,林涛都想给他鼓掌了。 
 
林涛冲大宝摇摇头,表示自己就不去了,得回去找宝宝,不然宝宝真的从闹脾气变成生气了,他林涛就没地方哭了。 
 
大宝点点头,以女人的视角交待他诚恳点,拉着秦明的衣袖就往商场走。 
 
“快点儿,老秦你比女人还磨蹭。” 
 
秦明跟上她的步伐,却也把步子放慢,配合她的步频。 
 
“没见过腿短的还能走这么快。” 
 



007. 



龙番市难得下雪,林涛看着他们踩着一地雪花,并肩往前走。 
 
雪花落在秦明的肩上,大宝看到了,自然而然抬手,替他拍掉。 
 
林涛心底突生一股感动,虽然他觉得看着人虐狗的背影还自顾自地感动,这种行径太不符合他爷们儿的气概,但着实有一种初见宝宝时的温柔涌上心口。 
 

 
林涛突然觉得自己不必为秦明和李大宝的慢动作而烦躁。 
 
他们本就是慢热的人,看着他们笨拙地摸索着相爱,不是也很好吗。 
 
他不需要着急。 
 
 
手机突然响了,宝宝的来电提醒跳上锁屏,林涛慌忙接起。 
 
“喂?”林涛比来电者更快开口,生怕那头蔓延的是宝宝的沉默。 
 
而宝宝在那头,没有怒气,没有质问,只是用在雪夜更显安宁的声线问他,结案了吗,他有否受伤,现在在哪儿。 
 
林涛喉头一哽,他以为他会因为再次错过邀约而收到宝宝的问责,却不曾想,她开口,是问他是否安好。 
 
 
见林涛突然不吱声,宝宝又问了一句,林涛回过神来,温柔了眼眸,应她。 
“我没事,我在警局边上的商厦。” 


 
他看着商厦前圣诞树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像有微光绚烂在他眼底。 
 
林涛握着手机,看着口唇间飘出的白气,缓缓地开口。 
 
“宝宝,我很想你。” 



 
008. 
 
 
电话那头的女声默了半晌,发出一声轻笑。 
 
“什么呀,你在撒娇吗。” 
 
林涛觉得面上微烫,正想否认,却听见传进左耳的轻柔女声,和右耳电话里的音调,徐徐重合。 


 
林涛回头,长发飘飘的女人站在他身后,眉梢是温柔的笑意。 
 
“冬至快乐。” 
 


她看着她,手机仍举在耳边,眼底是缱绻的安宁。 
 
 
“我也想你。” 
 




 
 

——Fin—— 







FREE TALK

这个结尾是我最早开始写明宝文的时候,给林涛观察日记设定的结尾,但是很遗憾,林涛观察日记被我自己剪掉了,但是我个人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结尾,于是在这个冬至的晚上,突生灵感,写成了这个故事。

不要脸一点说,这个结尾是让我觉得连眉梢都温柔的故事。

太不要碾了,咳。

这只是个四十分钟写出来的故事,难免有些粗糙,还请看到这里的你见谅。

其实也是因为我这三天写的三个故事里的林涛,吃狗粮吃得太惨了,得平复一下。

这几天写完的故事会在圣诞节和跨年的时候发出来,要多沉淀几天才能发现很多能改的东西嘛:-D


这个宝宝我没有着笔太多,因为我不知道剧里设定的性格,但我希望是这样的女人。

女人都有小脾气,我觉得这是很可爱的,但我也希望她是能和林涛并肩的人,会在雪夜出现在那个疲惫的男人的面前。

所以在我原本的设定里她只是在讲电话,但写着写着,突然觉得,你就出现吧。

在雪夜,在涛涛的眼前,在温柔的冬至。


冬至是个很棒的名字,像冬天悄声无息铺开长夜,像有温柔流淌在唇齿间。

明宝是我一如既往喜欢的暧昧风格,他们的暧昧和摸索着相爱的过程,应该要有人见证。

噫,我的话又太多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呀:-D

祝冬至好。

评论(34)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