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明宝】人海

❤这是一篇藏了很久终于发出来的跨年贺文




001.


李大宝站在龙番市机场口,刚下飞机,眉梢还有些风尘仆仆的疲惫。

望着人来人往,李大宝略显出一些微妙的局促不安。她是本市人,不至于不了解机场大巴的售票口在哪里,只是跨年夜晚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映衬着万家灯火的灯红酒绿,让她突生些手足无措的孤独。

李大宝捉捉短毛,觉得这样的多愁善感挺不适合自己「宝爷」的响亮绰号,伸手抹了抹脸,试图擦拭去那抹流离的神色,扯着小行李箱就想往售票口走。

机场大巴最晚的一班是十一点的,眼看着时间就快过了,她得快点。

毕竟这诺大的城市,并没有人会来接她,她对这样的事实认识得透彻,也不愿冒然麻烦他人。


边上有辆车鸣笛了一声,她没抬头,只觉得车灯闪得有些晃眼,从她的角度依稀可以看见是白色的车身,车型和自家不愿意出席B市高校讲座邀请,害她不得不被派遣为壮丁的法医科秦科长的座驾一模一样。

她糟糕了,看到白色切诺基就想到秦明,照这样程度的发散性思维下去,总有一天,她会演化成看到一个穿西装的,就自动想到秦明那张,即使插腰站也好看的冷脸。

李大宝苦笑一声,唇角抿出自嘲的弧度,不知道是在笑因为自己孤身一人在城市街头,就莫名其妙地衍生而出的孤独感,还是在笑自己脑内控制不住的假想奢望,认为那个没人味儿的秦明会来接她。


她甩甩头,加快脚步,真快十一点了,她一个妙龄女子,不能再想东想西地磨蹭。


不过秦明在跨年的晚上会做什么呢?刚走两步,适才被李大宝揪出大脑的,关于秦科长的想象,又闪回了脑海。


八成是喝着猫屎咖啡切布料,如果她今晚赶不上机场大巴,她一定要叫他来接——



结果切诺基又一声鸣笛,打断她脑内匆匆的遐想。

李大宝没懂这车好端端地拼命鸣笛做什么,皱眉侧头看去,眼瞅着副驾的窗户正缓缓摇下,大宝脑中的那张脸就实体化在自己眼前。


她没看错吧?

李大宝愣住,对面车道上正好有来向相反的车辆驶过,车灯明明灭灭,滑过秦明刚毅的下颚。

“老秦?”李大宝有点懵,跨进一步,小心翼翼地问。

秦明看她一副犹在梦中的傻样,别开脸,纡尊降贵地开口,“林涛说你今天从B市回来,他忙着过节,让我来接你。”



诶,说话了,看来是真的。

李大宝抹了抹脸,小跑几步过去,莫名有些雀跃地扬起笑脸,“嚯,老秦你这么好?”

秦明伸手过来,给她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面无表情,“林涛说你是去替我干活,我有责任。”

大宝把行李箱往前头一搁,整个人缩进副驾驶,摇头晃脑地对秦明的不人道主义精神表示消极的习惯态度,“倒也是。”



002.


跨年的夜晚总是和春节的夜晚不大一样,大城市还停留着大批的人口,地标景点总是拥挤着人潮。跨年的狂欢夜,以年轻一代参与的居多,拿着自拍杆笑出一副年少轻狂的模样,仿佛新的一年悄声无息走进的脚步,是来年所有美好的寄托。

前方大概是有大批跨年的群众涌上街头,秦明的车子被堵在路上,不前不后的尴尬位置,眼瞅着十多分钟没往前挪过,他干脆熄了火,应大宝真切的邀约,给她开了副驾驶的车窗。

江边有人在放烟火,五光十色在天空炸开绚烂的色泽,看得李大宝眼睛亮闪闪的,一边扯着秦明的袖口,一边哇啦哇啦地,要握着方向盘,食指轻敲的男人,把驾驶座的车窗也摇下来,不仅给她换个视角,也亲自看看这难得一见的美好,省得整天一张脚不沾地不食烟火气息的冷脸,龙番市只有跨年一晚上和大年三十让放烟花爆竹,不看多可惜啊,李大宝喋喋不休。

秦明架不住她副驾驶座上一边叽里呱啦,一边手舞足蹈的坚持,拉下车窗的同时,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个明显自带过滤的口罩。

李大宝傻眼,“什么鬼?”

秦明睨她一眼,从容地把口罩带上,阻掩之余显得微低的声音,从口罩后传来,“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对这种加重呼吸道负担,造成空气污染指数上升的硫磺和镁的产物情有独钟。”

而后他做了个手势,指指窗外,将驾驶座的椅背微微后倾,为李大宝让出视角,一副悉听尊看的模样。

大宝被烟花炸出来的少女心,咻的一下,凋零了个干净。



003.


大宝往他那儿靠的时候,被脚下的箱子绊了一下,B市不远不近,她或多或少也带了两件换洗衣物,小小的登机箱塞在车前座,也不是个小物件。

秦明挑眉,把视线从登机箱挪到她有些尴尬的脸上。

“我以为你即使错估了自己的腿长,也是知道后座是没有人的。”

李大宝不甘示弱,一边拎起行李箱往车后座扔,一边还嘴,“谁知道你有没有金车藏娇呢。”

结果主驾驶位的间距太窄,她还不小心磕了秦明一下。大宝正想赔笑,表示她的登机箱可干净了,她都是抱着它走的,绝对没弄脏他的西装,却看见秦明抬手,替她托起登机箱,放置在后座上。

原本手中略显沉重的份量一轻,秦明微小的动作,触动大龄女青年适才因为流离街头而脆弱的心。大宝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认真地道谢他这份体贴,还是该如往昔一般不见外地调侃。

眼神不自在地乱瞟间,视角瞥见秦明手背上,因为手部用力的动作而绷起的经脉。

黝黑的肤色,青色的血管,微隆的指骨,流线的弧度。

将人体结构烂熟于心不知多少年的女法医,顿时鲜明地感觉到面上涌起热度,不明所以之余转开视线,却冷不丁扫到后座上包装精致的纸袋。


“老秦,你是要去给人送礼吗?”面上热度一扫而光,李大宝小脑袋一转,贼兮兮地问他,想着自己是不是撞破秦明贿赂的场景了,这可不是她的错,是他主动来接她的。

秦明转过头扫她一眼,大宝眼神挪揄地挑眉,继续笑眯眯地看着他,完全没有当初还敬他是科长的样子。

秦明调回视线,交通协警的办事效率不行,这么久才清出道路,前面的车动了,秦明也发动了车。

“那是给你的圣诞礼物。”



车子发动的轰鸣声有些大,秦明口罩后的声线很轻,两相之下,秦明近乎耳语的陈述,只是轻飘飘地落进李大宝的耳膜间,却激起喧嚣的鼓噪。

李大宝怔住,半晌才找回自己声音的惯有频道,问他,“你是不是要把我卖了啊,对我这么好?”

他上次给她拳套,可是方便她多打几拳,以观察不同施力面积留下的痕迹,她可不想再自作多情一次。要是真的再自作多情一次,她绝对不会像上次那么客气,在车里就下手没余力地揍他。

秦明面无表情,继续补充,“上次出现场的时候,你说你唯一的那条围巾被钩破了,我在更好的审美基础和材料选用上做了一条。”

秦明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人潮涌动之余,车速也无法太快。

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用「克氏原螯虾在高温烹煮后会形成大量的不饱和脂肪酸」的陈述语气,毕竟本来都是事实。

但是他就是不自觉地在语速上有所加快,面上温度微微上升,他有些焦躁地用正了正领带。前面的车又停了,大概是快零点了,人流量达到巅峰,整段路再次被喧宾夺主,陷入机动车的瘫痪。是不是暖气开得太大了,他面上的温度从李大宝坐进车里开始就一直在上升,他伸手调低暖气的温度,又拂下扇叶,别朝着李大宝吹,就她那长期作息失调下的肤质,经不起暖气不由分说的干燥。


他上次这样莫名其妙地面上燥热是什么时候?

好像也是在和李大宝说话的时候。当时他适才为她所救,得以于拘留所重获自由,于是订了餐厅,打电话约她晚上一起吃饭。

拨号时秦明还一脸自如,却在听到她电话里略显懵懂绵长的应答声时,脸上不知为何上升了点温度。

明明只是普通的邀约,林涛也有来,他们仨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他重获自由,很符合正常人的思维回路,而他为什么在电话这头略有不自在地摸着领口。

而她娇声咕哝着说想睡觉的时候,他突然有点无言,李大宝为他东奔西走许久,他还坚持大晚上把人找出来?

他为什么这么坚持?

为了……他想好的理由是什么来着。

“不是重获自由都应该吃个饭什么的吗?”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但却也真诚地在心底发声否认。

不是。

他没说全。

那只是他想见李大宝的借口。


而后大宝终于松口,说自己得洗个澡,都臭了。

秦明听她会来,莫名松了口气,在手机这头勾起嘴角,说,好,老地方见。

吓得旁听的林涛一愣一愣的,秦明哪次讲电话不是简明扼要,汇报完公事干净利落地应声「嗯」就挂电话是常态,有的时候干脆一言不发听完汇报就收线。这回又是坚持邀约,又是微笑说好,又是补了一句老地方见的,太惊悚了。


林涛不是重点,重点是上次他莫名觉得面上燥热时,他归咎成餐厅内暖气开得太高。

这次他仍旧伸手调整暖气,却一如上次般,于削减面上热度方面无济于事,心底终于懵懵懂懂地有了些拨云见日的了然。

好像不止是因为暖气,秦明想。

每次,似乎都是因为,有关李大宝。 



004.


原来是嫌弃她的审美,大宝摸着脑袋傻笑,忽视心底柔软的感谢和些许的失落。

我在期待什么呢?她摸着乱发想,眼角却扫到边上一家店面,眼前一亮,利落地开门下车,一边回头对他喊。

“老秦你等我下啊。”


她干什么去?秦明瞪着她的背影。

外套都没有带,冒冒失失。


秦明看着她远去的方向,街上人头涌动,他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在人潮中,总是能锁定李大宝的位置。

是因为她短得特殊却依旧柔软的发型,还是因为她在人海中都因为盈盈清澈而显得明朗的眼睛,还是因为她笑起时候,薄薄的唇弯起弧度。

秦明收回视线,不想再看,却总有些不放心。多年前S市就发生过跨年夜的事故,他不想掉以轻心。

于是他又一次在人海中准确地锁定她的身影,明明她小短腿,那么矮,也没有惊艳夺目的容颜,掉到人群里应该是找不见的。

而他的视线总能穿越人潮如海,将李大宝的身影收进眼底。



李大宝跑回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两个一次性纸碗,有雪花落在她的鼻尖,她小心翼翼地甩了甩头,露出微红的鼻尖。

“老秦,来,这家饺子特好吃。刚都要打烊了,看我眼熟才肯给我下的。”

她坐进车里,对扑面而来的暖意轻呵一声,把塑料勺子塞进秦明的手里,她的指尖有凉意,划过他干爽的掌心。

“当你圣诞礼物的谢礼。”

她笑眯眯地补充,继续念叨,“我上次发现你不吃芹菜,还听涛涛说你不吃葱,就都没给你放。你是个学医的,怎么还这么挑食?哎拿错了,我手上这份是你的。喏,没葱的。”

秦明从不用这种简陋的餐具,不吃路边摊,即使是出现场时吃买来的盒饭,也讲究地自备餐具。他也从来不在车上吃东西,若干次林涛要吃干粮,都被他赶下车,悲伤地蹲在路边吃完了,才被允许上车。

但他嘴边拒绝的话,被李大宝不由分说塞进手间的温热纸杯堵了回去。李大宝从来都是他的例外,他莫名舍不得松开掌心这份暖意。

大宝看他许久没动,怕他又是一副嫌弃的表情,用手肘顶顶他。

大概是怕汤洒了,她用的力道很轻,西装布料摩挲秦明的上臂,显得微痒。

“诶你干嘛不吃啊,冷了就成片汤儿了。”李大宝边喝汤边转过来瞪他,“我可是卖了面子才买回来的,得吃啊!”

秦明看她一眼,黑得乌亮的眼瞳横眉竖眼地直视着他,生怕他又浪费食物一般,指尖还有些冻红,氤氲的热气在车中缥缈,是食物诱人的气息。

秦明默默低头,拆起一次性筷子。

李大宝看他不言不语喝汤的神情,点点头,继续喝汤,心满意足。


005.


车道的疏通在跨年结束以前大概是好不了了,他们干脆放弃,卡在路上和人群一起跨年。

迎新的人们开始倒数,秦明余光瞥见大宝眼前一亮,也凑出车窗,蠕唇默默倒数,瞳孔倒映着江边烟火闪烁的明亮。

秦明看着她于灯火交辉中更显明丽的侧脸,突然觉得前几日她不在时,萦绕着他,使坐立不安的焦躁又回来了,夹着某种他能分清化学结构——内啡肽也好,费洛蒙也好——却分不清缘由的渴望。他才吃过东西,不至于饿,但他说不出理由,偏偏就是有着,驱使他向往温暖的力量,在心口浮躁地盘桓。


他听到人群开始倒数,伴着他焦躁的心跳,和着烟火跃上夜空的呼啸。


“5——”

他眼神瞟过大宝因为伸出窗外而伸展的脖颈,白净的锁骨微微凸起,食物的味道顺着车窗散去,明朗起来的,是李大宝身上暖甜的温香。


“4——”

大宝跟着人群一起振臂呼喊,雀跃上眉梢。秦明看见她腰支在车窗沿的危险动作,往副驾驶靠去,伸手虚扶着,唯恐她摔出车窗。


“3——”

秦明看见她把手凑在唇边,一起呐喊着倒数,白净的掌心,柔软的掌纹,有雪飘飘扬扬,落上她薄唇的一方浅色。


“2——”

李大宝跃回副驾驶,正想拉着边上没有情调的上司,一起感受感受人间烟火气,却在正好掉进他臂弯的一瞬间中,听见熙攘的喧闹声中,秦明正喊着自己的名字。

“大宝。”


“1——”

大宝看着秦明的唇齿还维持着适才喊出她名字尾音的样子,却也看见他眸子中恍然的不知所措。

他是下意识脱口而出,却不知道喊她的名字是为了什么。

大宝眨了眨眼,有些困惑地问他。

“怎么了老秦?”


“0——”

人海中传来欢呼与道贺,秦明看着她询问的眼神,顺着声潮叠起,敛了敛心神。

“新年快乐。”

他想说的不是这个,即使他也不明白喊她是为了什么,但这样的欲盖弥彰,最顺理成章。


李大宝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秦明会先和她说这样的话,她都做好准备和秦明道祝福的时候,收不到任何回应的心理准备了,一个“嗯”字对秦明来说已经是最高标准的回应。

但秦明却主动对她说,大宝,新年快乐。

大宝突然有种烟花在脑海炸开的感觉,光影绚烂出一些不真实的晕眩。


于是她拍拍白毛衣上落着的雪,微微的凉意融化在手心,她侧过头看他,干净的笑容跃上唇边,眸子弯如月。

“新年快乐,老秦。”


秦明看见江边零点的烟火准时在夜幕间绽放,五光十色如流星般的闪烁,映衬得李大宝笑容清浅而真切,星眸比花火璀璨。

仿佛像是有光芒,照进略显暗淡的车内,晕出一室,灿烂的光影。








——Fin.——




❤本文有匹配番外《有疾》在左边⬅️ 来自一个不会插入链接的笨蛋lo主😢

❤秦明视角的关于思念的故事 三分钟以后发布 至少让我撑到2017嘛:-D




Free Talk


这是一篇来自上周一古代汉语课上的我 明明只是在认真上课 满眼都是完形崩坏的平平仄仄 结果脑袋里突然开始自动播放我很喜欢的一首歌「 クリスマスソング」罗马音拼出来就是Christmas song 去年的日剧《朝五晚九》的主题曲 

我非常非常喜欢这首歌 每次听 都觉得有种在缀满星星的夜空下恋爱的感觉

然而并没有 从高中时我发四圣诞节前不脱单我就要巴拉巴拉巴拉 至今过去已经五年了 仍旧是风里来雨里去一只强大的单身狗 今天拿快递的时候快递小哥看我徒手拆包装 还深深感叹了一句 厉害了我的姐

我只能冲他呵呵 一边呵呵一边感叹 那啥 单身狗嘛 是吧 悲伤脸

所以说我很厉害有木有 接吻拥抱不可描述全部都是靠单身狗无边无际的想象 难怪弗洛伊德说写东西的人之所以不同于普通的精神病 就是因为他们有将欲望升华成文字的升华能力 

其实上周一上午有了灵感——突然想写一起跨年的明宝,下午我就完成了全文,那时候大概三千多字,经过一周多快两周的沉淀,八次修改,成了这篇五千多字的文。

然后出于浪漫主义者迷样的坚持,我一定要今天才发,这样最有感觉嘛,跨年的夜晚,所有人在做自己快乐的憧憬的美好的事情,我笔下的,我脑海里真正活着的秦明和大宝,在他们的龙番市,看着烟花布满星空。

多美好。


虽然这仍然是个处在暧昧期的故事,又是我的个人喜好,我真是非常任性,不过看在秦岫小朋友都那么大了的份上,多暧昧暧昧也很美好啦。

反正都是两个慢热的笨蛋,老秦情商低,大宝迟钝。我非常喜欢看着这两个人都彼此都爱慕,但是都在慢慢摸索着发现的过程,非常笨拙,非常小心翼翼,非常缠绵地而难以名状的相思萦绕在心头。

我很喜欢这种笨拙。


人海这个词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词语,世人如海,万人如海一身藏,但是就是有人,能在如海的芸芸众生中,看见在世人眼中都平凡的彼此,却在对方的眼中闪闪发光。

人海十万里,谁又一天一天,谁又一点一点,留心你。

是那个总在看着你的秦明,和那个偷偷看着你的大宝呀:-D。



其实上面这么多巴拉巴拉都不是我主要想说的……2016终于要过去了,我也没什么写总结的习惯,只是今年确实显得很不可思议,我是个非常懒惰的人,我从来不为任何一对CP写如此之多的文字,因为我知道热情总有一天会消退,我不必这么热情上头。

除了明宝,只有明宝。


而因为明宝,我遇见了许许多多人,这对我而言,是一种无上的荣幸。

九州方圆,世间之大,因为明宝,我有了能够惦念的远方的人。

遇见认真看我文字,且喜欢且评论的人们,我与我的文字都与有荣焉。

笨嘴拙舌,文笔稚嫩,难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唯有附上一些成文的刹那,涌出心底的感谢。


愿你们内心温柔而凉薄,总是以温柔拥抱红尘,总是用凉薄看淡伤痛。

愿你们有盔甲也有软肋,会摔倒但终究有勇气站起,不惧世间龃龉。

我愿你们与所爱,终在茫茫人海中相遇。 


祝2017好。


朝歌已暮 敬上 

 


评论(16)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