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已暮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争当佛系小文手

【叶果】山海

Pre talk

全职高手Bg 叶果Cp 不喜勿进 

撕X请随意 不看请左上角(左上右上我也母鸡啊)


这是一篇在手机里存了半年的文字 写于去年九月 原本想写个叶果相爱的全部过程 后来工作量太大 完全放弃了 但是这是唯一完稿的部分 感觉也不是很影响阅读

所以我就发了ᕕ(ᐛ)ᕗ
说不清道不明最好嘛😊
真感谢动画 叶果整个儿火了起来 嘻


不一定有后续 或者说 我也没存稿啊 

只有很多日常相处的段子 我也懒得写了⸜( ⌓̈ )⸝ 


以及航班号 是真的😄2016年9月29日的好像 当时完稿的时候特意特意查了一下 但是航站楼怎么找人我真不知道 没丢过也没找人过 不懂是啥样的台词( ・᷄ ᵌ・᷅ )
—————————————————————————————————

叶修每每回想夺冠的瞬间,都有些习以为常的感叹,年少时的狂喜早已温润成唇角的淡笑,他人尖叫的惊喜也于他不再陌生。只是想起之时,除了手中奖杯的分量占据了脑海以外,当时突然闯入他的念头,就是对此时陈果表情的好奇。

那个喜怒哀乐向来藏不住的女人,是又叫又跳,甩着马尾和身边素昧平生的观众表达她的惊喜,还是泪流满面地欣慰这一刻他漫长战役的完美收官。

叶修想看,不拘于人声鼎沸地东张西望,饶是神一样的眼神,也无法在如此的距离从人头攒动的观众席上找到她。

他想看她这时候的表情,叶修想着。

但他看不到。

他适才完成一个夙愿,却与此同时,新添了一丝遗憾。


却也不曾想时运待他不薄,方才风尘仆仆地踏入家门,叶秋便憋不住秘密般神秘兮兮地点了点电视架下的刻录机。

“爸这两年把和你有关的新闻都录下来了,举凡是报纸上有预告的播出,都一个不落。”

叶修一愣。

曾经他以为他归家的代价是就此为荣耀划上句点,曾几何时他的父亲也已经默默退了一步,无言地关注着这个离家多年的儿子。

叶修沉默半晌,就在叶秋以为自己要递纸巾过去的时候,他抬头看了叶秋一眼。

“我现在知道你这口是心非是遗传谁了,要不是长得一样,就你这扭曲的性格,我都觉得你是捡的。”

“…混账!”


叶秋不畏嘲讽,献宝似的地点开叶父的录刻,闹闹哄哄的掌声雷动,忠诚地再现那天的盛况。

叶修表示「当事人没必要再看一次」,又转回房间收拾东西,叶秋严重怀疑他是不好意思。
却在下一秒咦了一声。

“这不是陈老板吗?还给了个镜头啊。”叶秋只是含糊在嘴里自言自语,没成想他那个正在房间里的哥哥瞬间就跑了出来。

“老板娘?”

叶秋指指荧幕,“被录下来了。”

大概是考虑到兴欣战队老板的身份,不仅摄像头给了她镜头,导播也把拍摄下的片段剪了出来。

“又哭又笑的,这么高兴啊。”叶秋看着陈果在镜头里一边抹泪一边微笑的神情,忍不住笑了笑,即使只见过一面,他也很欣赏陈果自来熟的亲和与活力,寻思着往哥哥那儿看了一眼,却被叶修脸上此时的神情惊了一惊。

叶修脸上惯有的懒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复杂的,是什么,叶秋一时看不出来,只是双胞胎的心电感应让他微微能感觉到叶修那份纠结。

陈果的镜头很快结束,最后一闪而过的是她对着会场中心,也就是叶修方向露出的灿烂笑容。

叶修没说话,伸手拿过遥控器,快退,微操精准地停在陈果出现的第一个镜头。

他的故事让陈果难过到红了眼圈不止一次,身份暴露的时候也好,他叹气嘉世的时候也好,她都因为他的落寞红了眼眶。

但是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陈果,他眼里的陈果或挂着明朗的笑容,或是摆出把被气到跳脚然后恨不得掐死自己的怒容,他没见过这样的陈果,泪眼朦胧的瞳孔透出清澈的灵动,最后的笑容像真的浮现在他眼前一般,生动,漂亮到令他心惊。

他曾经以为他看不到这一刻陈果的表情,但在他离开兴欣之后,阴差阳错地,看到他错过的这个笑容。


像着了魔一样,叶修重复倒带,听着震耳欲聋的喧闹,她格格不入地立在欢腾的人群中,一边擦泪,一边冲着他的方向露出笑容。

即使他看不到。


他觉得自己还是陷入了怪圈,他害怕陈果用完美的眼光看待自己,最后会因为幻灭的落差而由感情中抽身而去。

他却忘记了最开始,仍旧是不知道他是谁的陈果,拍着认识不到十分钟的他的肩膀说,再杀回去。

她早就摘掉了美化他所有的滤镜,和他朝夕相处,气恼着他的同时又担忧着。

即使游走在商业圈里,被打磨出一些冷静和理性,但究其根本,她从来没有改变过,始终是那个天真又澄澈的陈果。

他只是唯恐她对他的感情中掺杂太多仰视着他的信仰和过度幻想,以至于忽视自己对她的情感里,同样不单纯地夹杂着感动和钦佩。

情感是战术,卷入的因素太多,复杂又难以捉摸。
情感又不是战术,并不会因为残酷的冷静和不断地梳理头绪就呈现出条理清晰的答案。

叶修终于停下了快退的动作,退了光盘,往保护套里一放,就塞进了裤子口袋。


叶秋眼瞅着自家哥哥冲出来以后就反复地倒带,脸上是摸不透的表情,但就冲着直勾勾盯着人老板娘的衰样来看,他要是再不懂真是对不起他商业精英的好眼光。

叶秋欣慰,哥哥不光回家,连嫂子的人选都有了。




叶修想通之后就有了许多迫不及待,可惜国际赛事迫在眉睫,他不应该分神给儿女情长,如果是他个人的赛事还好,团队赛事实在是经不起他分神的折腾。

他感谢自己强大而冷静的自控,当然他最开始的心理活动采用的动词,是归咎。

即使是北京时间 04:58,叶修还是叼着烟回忆当年陪苏沐橙看过的狗血剧,不知道老板娘吃哪种套路。

.....兵法行不行得通?

叶修边在首都机场兜兜转着思考楚云秀推荐的电视剧目,边琢磨着过了安检还能不能找到有打火机消磨烟瘾的地方,就听到广播内响起甜美的女声。

“现在广播找人,叶修先生,苏沐橙小姐在31登机口等您。再播报一遍……”


叶修还在想着这个点儿的播报人员还口齿清晰真是不容易,又拖着脚步往31号口赶。

5:45起飞的国际航班的登机口好像不在这一层吧?叶修一边找着31号口一边想,倒是耳边响起好几声“由萧山机场飞来的JD5352航班已经降落。”

叶修又改成琢磨这班国内航空晚点了多久才起飞,才能赶在清晨国际航班准备起飞的时候降落,快和莫凡当年飞来的那一班有的一拼了。

好容易在清晨稀稀拉拉的机场里找到高挑的苏沐橙,美女本身就是容易锁定的焦点,苏沐橙也看到他,挥挥手指了指方向,就往另一边赶。

搞什么呢?叶修无语。

结果他才往前了几步,就看到出口那里轻装简从的陈果。


后来的很多年里陈果都会拿叶修在出口处发呆的时间之长为一个笑点,叶修只能摇摇头,没好气地笑,我当时都以为自己是困懵了你知道吗。


陈果也有点紧张,走到还愣着的叶修面前,清咳了两声,叶修才回过神来。

“傻掉了你?”陈果眼下有浅浅的鸦青,却还是笑眯眯地把从叶修那儿学来的嘲讽当招呼打。

“……老板娘?”叶修还是确认着多问了一句,想这到底是不是日有所思,困到眼拙。

“真的傻掉了,不是我还能是小唐?”陈果啧啧啧地感叹了两声。“我是来给你帐号卡的。”

叶修倒是很快回过神来。“……君莫笑?”

“是啊。”陈果一边点头一边往包里摸,帐号卡被她和身份证放在一起,很方便就摸出来。“这不等沐沐和方锐走了以后才想着你没带帐号卡吗,就飞过来给你。”

这绝对是借口,帐号卡这多大事儿啊陈果她能忘吗。只是她实在想送叶修一程,不找点借口怎么遮遮掩掩她心里的小九九。

“我说老板娘,”叶修一脸无奈,“这种国际赛事都是预先上报参赛角色,中途是不能更改的,即使我要上场,也肯定是用别人的角色,君莫笑没有上报,是没有资格参赛的。”

陈果一脸看傻瓜的表情,她过去整天被叶修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想着有朝一日自己终于能用过去一个了,“这我当然知道了,你当我是傻瓜吗?”

叶修这次反应很快地用眼神回答了她。

陈果顿时来气,就想抬手掐死他,到底还是没忘了正事,拉过叶修的手,把帐号卡往他手心里一塞。

“君莫笑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角色。”

陈果定定地看着叶修,“你应该也想带他去看看荣耀的世界赛事。”


其实帐号卡不仅是陈果信手拈来作前来的借口,也是陈果义无反顾什么行李也没拿就买票登机的理由。她想送叶修前往苏黎世一程,却没有一个理所当然送行的借口,前老板来送前员工?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于是她就拿了君莫笑的帐号卡,叶修用不上帐号卡这她是知道的,当了这么久的战队老板要是连这样的基础知识都不知道,兴欣早就周转不灵了。

但是在晚点了四个小时的航班的等待中,她却怯场了,总觉得这样鲁莽行事会被叶修看出点什么,又会暴露了自己的什么。

最后还是捏在手心的帐号卡给了她勇气,说到底帐号卡也不完全是用以搪塞的借口,如果她是叶修,她也希望能带着当年苏沐秋的千机伞,去看一看如今发展如日中天的荣耀。


叶修不说话了,半晌从口袋里摸出钱夹,也是把帐号卡和身份证放在一起,末了抬头看着陈果。

陈果心下一凉,完了该不会被这心脏的看出什么了吧。

就见叶修装模作样叹了口气,“老板娘,经营战队,你这样的思路就不对了吧?哪有赶趟儿着让前员工拿走帐号卡的?”

之前陈果就被他这样念叨过一次,也是瞥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得了吧你就。再说了,现在的职业圈里除了你还有谁能用好散人?”

叶修严肃地点了点头,“这句话在理。但是我觉得你这么实诚,很容易亏本。”

“哼!”陈果呛他,“小看人了吧!兴欣现在绝对养得起你!”

“哦?”叶修挑眉,看着陈果那横眉竖眼的跳脚模样,终于是没忍住,拿着钱夹在陈果的脑袋上轻轻地敲了敲,像是在提点着什么,“那你考虑考虑吧?”


陈果拍开他的手,没跟上他的节奏,只好问他,“考虑什么?”

“养我啊。”叶修一脸天经地义,“不是你说欢迎我随时回去的吗?”

“你、你不是要在国家队这边?”陈果那句绝对是夹着心痛的告别,谁知道这人现在义正言辞地表示当真。

“人打完国际赛都是要回去继续给自家战队效力的,你以为就国家队养着了?这么多各大战队的主力,能走吗?”叶修继续用看傻瓜的眼神,看得陈果一阵想死。

“养你啊?诶,你这贵不贵啊?”陈果这会儿是真的拧了眉在思考,她刚那句就是说出来呛叶修的气话,真要算起来,叶修的身价,对于兴欣来说,虽然不至于养不起,但她不知数值,到底是说不出个准确回答。

“我哪儿贵了当年?”叶修看着她皱眉的样子,笑。

“当年谁知道你是叶秋啊。”陈果想瞪他,却是少见这家伙真心实意笑起来的模样,忍不住又贪看了几眼。

“现在知道了也没关系啊,”叶修笑着看她一边心算一边偷着觑自己的样子,轻声回答,“工资无所谓,包吃住就挺好。”

陈果不理他,想着得在1800后头加多少个零才能配得上叶修的身价。


“得走了。”叶修听到广播中甜美女声播报着航班开始登机,嘟囔了一声。

陈果也听到了,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航班信息,还要等几个小时才能办理登机手续,就赶叶修,“是不是要登机了?快去快去。”

“真的是。”叶修也凑过来,看了看她的起飞时间,“这下没法送你了。”

“到底是谁送谁啊?”陈果气急。


叶修没继续逗她,伸手向陈果讨手机,陈果只当他要打电话,就递了过去。谁知叶修熟门熟路地解锁后也没有拨号,只是不停地输入着什么。

奇怪的是,apm创下巅峰奇迹的男人,即使被手机键盘限制了输入的速度,这次的打字速度却慢得出奇。

陈果也没多想,只当这人不用手机,输入不习惯。凑过去看,发现叶修写进她手机里的,都是候机室登机口所在位置之类的备注。

“你给我写这个做什么?”陈果疑惑,她都快三十岁的女人了,还能丢吗?

叶修扫她一眼,“是谁看着地图都找不到轮回俱乐部的?”

陈果气急败坏又找不到话反驳。


“真要走了。”叶修把备忘录保存好,手机又塞回陈果手里。“要是真丢了就打电话给叶秋,也给你存在手机里了。”

陈果翻白眼,一脸顽劣,不想理他。

“那我走了,老板娘?”

陈果抿了抿嘴,“我陪你去登机口。”

“不用了吧?”

“我要送沐沐。”陈果一脸淡定,直视前方,就是不看他。


叶修和陈果一前一后地出现倒是让国家队的许多人都露出了促狭的眼神,黄少天直接用轮番上阵的询问表达了自己眼神中藏都藏不住的调侃。

“老叶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还让陈老板送过来?太不懂事了你也!大清早还没六点的时候,折腾人陈老板?你心太脏了!陈老板你这一路辛苦了!专程来送老叶的吧?感情很深嘛!”

清晨的北京机场就这么回荡着黄少天喋喋不休的感慨。

倒是方锐一脸淡定,黄金右手拍了拍边上淡定嗑瓜子的苏沐橙,“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儿的吧?”

苏沐橙笑而不语,分了他一把瓜子,方锐欣然接过,继续看戏。


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拍了拍陈果的脑袋,“记得好好考虑啊,老板娘。”

顿时连吃瓜子的方锐看得声音都抖了,问边上一脸微笑的苏沐橙,“这、这什么时候的事情?”

苏沐橙笑得高深莫测,答非所问,“这是水到渠成的事。”



———————————————END————————————

关于题目的意思 当初刚好看到一句诗歌

所爱隔山海,山海可以平。


题目是这个意思

他们中间隔了很多 最开始是神和普通玩家的千山万水 还有个人修养的不同

但他们相遇了 这便是开始

他们一路走来 这便是他们跨越的山海


以此送给发了不少糖的叶果

评论(74)

热度(206)